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 正文

希腊必须死

2015-07-06 09:35

阅读:1611

ad

希腊公投无论yes or no都是一个结局。

作为欧洲最出风头的无赖社会主义福利国家,其独立以来的所谓民主政体,就是一个一部分人压榨另一部分人的奴隶社会。作为公务员体系的一百万及其家庭数百万人,享受无穷尽的薪酬、福利和休假,然后另一部分民众缺少福利和工资待遇,企业主随时随地被公务员队伍收取重税。

这个国家之所以能够苟延残喘几十年,前面是以牺牲部分人的利益和借贷维持,财政收入一直处于危机中,后面十数年是高盛帮助它作假帐进了欧元区,借助于一帮傻包欧洲精英层的欧罗巴共和国梦想,轻而易举的开始享受借贷度日,维持高福利和懒惰。

俗话说,乞丐三年,皇帝不做。这样一个以借钱为生的乞丐国家,以无赖群氓习惯,叠加公务员利益集团的庞大力量,绝无可能改革自己。这几年被债权人逼着砍了四十万公务员,已经是极限,引发公务员势力反扑。同时,底层民众过的更苦,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好福利,现如今不仅仅是福利没有了,失业率更高。创业者和企业家也被压榨的更加窘迫。货币丧失独立性,也无法通过贬值帮助其回复实体经济竞争力。

这就是政治制度的破产。

从宗教习俗来说,古希腊文明的宗教是欧罗巴文明的一段奇葩往事。全球古文明中没有一个宗教可以这样伦理混乱,神与俗人乱交,神与子女乱伦,神的家庭和人的家庭都相互残杀仇视,美与淫荡毫无区分,战争与和平毫无价值观,连战争为了利益的掠夺这个基本缘由都没有,常为了欲望和情绪而发动。

而比较古罗马和古雅典的共和民主,古希腊城邦的民主历来是一种群氓左右的多数人暴政,缺乏法制、平等和理性。

这比诞生于金字塔状的天主教南欧文明更糟糕,虽然南欧教廷习俗下来的统治阶层腐败和压榨,也导致其国家异常糟糕,人们在同样的高福利收买人心和权贵腐败寻租体系下,苟延残喘,,但至少其还有秩序和微弱的制衡。

德国的日耳曼人与英国的盎格鲁撒克逊属于同一体系,同样理性、节俭、勤劳、以契约和自立为传统习俗。但日耳曼人的宗教并没有得到像英国一样的机会,成为更符合现代社会的开放平权宗教体系,基于大陆法系的商业文明就缺乏英国法的自由和灵活性,因而其精英层的理想主义则远胜于英国的理性和现实主义,后者诞生了美国商业文明。

因而德国的乌托邦主义,不仅仅体现在马克思和希特勒上面,也体现在现代商业社会的今天没有消失,所以德法在这点上面有共同的情结,强扭一群宗教传承、文化习俗、国民特性、社会制度、发展程度都不同的小国家成为一个欧元共同体,当然目标更加远大,是一个欧罗巴共和国的乌托邦梦想。

欧洲精英层完全忽视了财政统一的必要性,也忘记了其文明的发展是基于美国军队提供的安全保证。这样一个既不能统一财政,也没有强悍军队维护的欧元体系,未来是不乐观的。

然而更糟糕的就是目前整个欧元体系下一群乞丐、无赖和做事者的不能融合的矛盾,这不仅仅是货币问题,而是收入分配问题。分配不公导致欧洲极右和极左都泛起,社会动荡在所难免。

至于未来,我绝没有看到希望。

欧元的未来是何时崩塌的问题,或许最好的答案是西欧和北欧维系一个小欧元,那么德法的欧罗巴梦想破灭,也就毫无意义。

至于欧洲精英层想的欧罗巴共和国,那是希腊神主宙斯也不敢有信心的事情。

来自微信号 Economy-Investment

0条评论

您不能发表评论,可能是以下原因

登录后才能评论

IPO新闻

更多

新股要闻

更多

再融资动态

更多

并购新闻

更多

财经人物

更多

财经杂谈

更多

金融服务机构推荐

更多
    暂无推荐机构信息

上市公司推荐

更多

媒体报道:

客服热线(工作时间:9:00-18:00)

010-85654921

客服邮箱:service@niun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