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 正文

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真如特朗普说的不堪吗?

2018-04-13 22:04

阅读:746

blob.png

全文共3374字  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 感谢您的阅读

1991年,中美知识产权谈判,颇为傲慢的美方代表先声夺人,“我们是在跟小偷谈判”。我方代表吴仪立时回应:“我们是在和强盗谈判,请看你们博物馆的展品,有多少是从中国抢来的。”吴仪的回答当然非常漂亮,但是由于当时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我方代表不得不采取转移话题的话术进行反击。此番特朗普竖起知识产权保护的大旗,挑起中美贸易战,难道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真如特朗普说的不堪吗?牛牛金融研究中心对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现状进行了如下的分析。

近年来我国知识产权保护要点梳理

1995年10月,最高法成立知识产权审判庭。

2014年8月31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在北京、上海、广州设立知识产权法院的决定。2014年11月起,北京、广州、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相继成立。

2016年,除知识产权法院暂不执行“三合一”以外,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审判“三合一”在全国法院推行。7月5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全国法院推进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审判“三合一”工作的意见》印发。技术调查官以及司法鉴定、专家辅助人、专家咨询等技术事实查明多元化机制初步形成。

2016年底,经最高人民法院指定或者依法享有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垄断和涉及驰名商标认定民事纠纷案件专门管辖权的中级人民法院共有224个。此外,最高人民法院还批准了167个基层人民法院管辖一般知识产权民事案件。

2017年年初,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庭在南京、苏州、武汉、成都等地设立知识产权专门审判机构。

2017年9-12月为保护外企的知识产权不受侵犯,根据《外商投资企业知识产权保护行动方案》统一部署打击侵犯商业秘密、“傍名牌”、侵犯专利权等违法犯罪行为。

2018年3月5日,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表示,强化知识产权保护,实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

2018年4月10日,习近平出席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表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完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力度,把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保护在华外资企业合法知识产权,同时希望外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

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和行政保护的成绩单

根据最高法2017年4月24日发布的《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2016年)》,2016年共审结涉外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1667件,同比上升25.62%;审结涉港澳台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1130件,同比上升291.99%。

2016年,三家知识产权法院共受理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案件17268件,审结14896件,结案率86.26%。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大力推进案例指导研究基地建设工作,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积极服务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大力加强知识产权市场化研究,树立了中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的新形象。

根据2018年最新数据,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成立三年来共受理涉外、涉港澳台案件769件,审结609件。案件当事人涉及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韩国等20余个国家和地区。原告为涉外企业的案件有656件,被告为涉外企业的共683件,两者基本持平。

2013年-2017年的5年中,从行政执法上看,国家知识产权局共查处专利侵权假冒案件19.2万件,商标侵权假冒案件17.3万件。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由2012年的63.69分,提高到了76.69分,提高了整整13分,整体步入良好阶段,获得了国内外的高度评价。

我国对外支付知识产权使用费连年攀升

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当时中国对外支付的知识产权使用费是19.4亿美元,2016年中国对外支付的知识产权使用费达到240亿美元,2017年达到286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8.3%。

美方对中国指责不完全是捕风捉影

据凤凰国际报道,美国商界组织普遍认同特朗普对中国侵犯知识产权和不公平交易行为的担忧。而中国重新组建国家知识产权局也是对美国商界组织进行理性的回应。此番说明美国商界在实务中确实感觉到了中国对知识产权保护的不足,而我国政府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后发优势让知识产权保护陷入灰色地带

1993年,伯利兹、保罗·克鲁格曼等在总结发展中国家成功发展经验的基础上提出了基于后发优势的技术发展的“蛙跳”模型。它是指在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本国已有一定的技术创新能力的前提下,后进国可以直接选择和采用某些处于技术生命周期成熟前阶段的技术,以高新技术为起点,在某些领域、某些产业实施技术赶超。

1996年,经济学家范艾肯指出,经济欠发达国家可以通过技术的模仿、引进或创新,最终实现技术和经济水平的赶超,转向技术的自我创新阶段。

根据我国的现实国情和发展,无论是知识产权的制度建设还是实务中的执法,都不免要优先考虑我国的利益,降低发展的成本,大家都心知肚明野蛮生长的背后往往不是那么规范,都是游走在灰色地带。当然,我国现在已经开始进入经济新常态,开始重视发展的质量,也要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于是重视知识产权保护也是我们的最优选择。

老外维权不划算

目前老外在中国进行知识产权维权面临成本高、收益小的困境。

1、不同的权利所涉及产生过程也不同。境外申请的专利,需要通过相关国际条约在规定的时间内向中国相关主管部门进行申请且获得授权后,才能在中国进行相关的专利权保护。而这个过程往往存在很多操作的空间。

2、准备成本高、取证据链长、时间周期长。按照目前我国相关法律及两高的司法解释,针对域外形成的证据需要进行公证认证,涉及到外文的还需要进行翻译。即使在顺利的情况下,完成一套合格的域外证据的流程都需要3-6个月,其中需要花费的金钱和精力可想而知。

3、诉讼周期长,但技术更新快。一个正常的诉讼,从证据准备开始经历管辖权异议、一审、二审到最后判决的执行,常需要1年到3年的时间。这段时间侵权方通过了侵权已经抢占了市场或谋取了利益,于是侵权方想尽各种方法走为上计,此时权利人常常是赢了诉讼输了市场。

4、侵权赔偿较低。在中国侵权赔偿的基本原则是“填平”,而作为权利人很难对自己因对方的侵权行为直接造成的损失进行举证。于是法院常根据当地的经济水平、侵权行为等进行自由裁量。当然近几年赔偿力度有所提升。典型案例: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结的松下电器产业株式会社与珠海金稻电器有限公司、北京丽康富雅商贸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全额支持松下株式会社300万元的赔偿请求。

知识产权保护利人利己

据知识产权局统计,1985至2016年间国内累计受理超过1980万件专利,其中,2012至2016年间受理量占比62%。2017年,我国发明专利申请量为138.2万件,同比增长14.2%,授权发明专利42.0万件。截至2017年底,我国国内(不含港澳台)发明专利拥有量共计135.6万件,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9.8件。2017年,中国PCT国际专利申请受理量已经达到了5.1万件,跃升至全球第二位;我国申请人通过商标国际注册马德里体系提交的国际商标申请量达到4810件,同比增长59.6%,在马德里联盟排名中跃居第三位。

中国科协2018年04月10日发布了《2016-2017中国科协学科发展研究系列报告》,2016年全国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15676.7亿元,全国投入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稳步提高,超过欧盟15国的平均水平2.08%;科技论文与专利进入快速增长期,绝对数量已居世界前列。

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知识产权使用费贸易总额为333.84亿美元,同比增长32.7%。其中,知识产权使用费出口额为47.86亿美元,同比增长311.5%,增速居国内服务贸易之首。

可见我国的专利拥有量已经是非常庞大的数量,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也需要保护,因此,习近平提到希望外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是非常有远见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我们中国人还是懂的。

我国知识产权保护最新动态

2018年4月12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接受了新华社记者采访,申局长表示,我国已经建起了一个符合国际通行规则、门类较为齐全的知识产权制度,加入了世界几乎所有主要的知识产权国际公约,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知识产权大国,是知识产权国际规则的维护者、参与者、建设者。

重组后的国家知识产权局,主要负责保护知识产权工作,推动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做好专利、商标、原产地地理标志的注册登记和行政裁决,指导商标、专利执法工作,以及统筹协调涉外知识产权事宜。

目前我国正在加快推进专利法的第四次修改,积极引入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真正把违法成本显著提上去,把法律威慑作用发挥出来,让侵权者付出沉重代价。专利法修改草案也已经列入国务院2018年立法工作计划,将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进行审议。

结语

我国知识产权保护还要继续努力,但是我国政府也确实在一步一个脚印地行动。希望有一天我们中国的贸易代表能硬气地回怼老美:“我们现在不是小偷,但你们现在还是强盗!”

0条评论

您不能发表评论,可能是以下原因

登录后才能评论

IPO新闻

更多

新股要闻

更多

再融资动态

更多

并购新闻

更多

财经人物

更多

财经杂谈

更多

金融服务机构推荐

更多
    暂无推荐机构信息

上市公司推荐

更多

媒体报道:

客服热线(工作时间:8:00-22:00)

010-68948862

客服邮箱:service@niuni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