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当前位置: 正文

内存国产化需跨多道坎 A股半导体公司将迎历史机遇

2018-01-12 15:35

阅读:312

  三星断供HTC屏幕,使得后者在很长一段时间没有缓过来。这就好比下游厂商被上游供应商卡住了脖子,生死并不由己。

  类似的案例不胜枚举。华为在2016年的旗舰机Mate 9 Pro上使用了三星的AMOLED曲面屏,但是在该款手机上市半年后仍然频繁缺货。这被认为与屏幕供应不足有关,而去年华为的旗舰机Mate 10 Pro更是直接弃用曲面屏。

  终端厂商受限制的不仅仅是屏幕,由于华为在高端机市场已经开始挑战三星,有消息指出,三星给华为供货的内存芯片价格高于其它厂商,这令华为被迫在现货市场购买。面对这一情形,内存的国产化显得愈加急迫。

  国产化需跨多道坎

  “内存是一种门槛非常高的产品,投资巨大,并且垄断效应过于集中,即使国内厂商做出产品,只要三家巨头采取大幅降价的措施,市场就没办法打开。”北京半导体行业协会技术研究部部长朱晶向记者说道。

  近年来,随着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的推动,存储器的国产化也迈上快车道。不过,大基金的主要投向是闪存而不是内存。据了解,目前国内有三个团队主攻内存:一是合肥长鑫,二是福建晋华,三是长江存储。

  据了解,三个团队的背景各不相同,其中长江存储是存储器的国家队,紫光集团、大基金等都有入股;福建晋华是台湾联电投资的厂;合肥长鑫则由前中芯国际执行长王宁国操刀,并且集合了一批曾任职于美光等企业的骨干。

  证券时报记者获得的信息显示,目前三个团队的内存研发进度都不太明朗,工艺想要继续向前推进也越来越难,并且从上游的设备材料厂商反馈的信息来看,部分团队也遇到了一些困难。

  “国产内存在今年底或者明年初能够做出来就已经很乐观了。”朱晶表示,由于存储器有产品出来和良率达标是两回事,这就意味着,即使有产品出来,也可能是完全不能用的。“从产品出来到良率达标并能使用还需要至少一年的时间,因此,2020年左右生产出能用的国产内存就可以了。”

  一位匿名分析人士则向记者指出,国产内存量产的速度能否进一步加快取决于三个团队的充实程度。其中,人才是非常关键的因素。“中国内地本身在内存研究方面没有人才优势,以前也都是直接从美光或者中国台湾、日本的厂商挖人。”该人士认为,如果以现有的团队情况来看,2020年的时间点已经是非常乐观的估计了。

  事实上,在芯片存储行业,人才的因素已经非常突出,国内的团队如果能获取到一些核心的人才,研发速度可能就会马上加快。不过,一家券商的电子行业分析师态度则比较悲观,他向记者表示,5年之内不用考虑国产内存的供给。

  然而,内存国产化的诱惑依然巨大。如果实现了比较好的量产对市场自然会产生积极的影响。例如,国内的整机厂商可能会受益于降价,这些厂商也可以拿国产化内存与三星等巨头进行博弈。同时,一些中低端的市场也可以用国产内存进行替代。

  “当然,国内内存对市场产生影响的速度也不会那么快,真正大规模用国产芯片尚需很久,未来国产内存刚产出时,更多的是会产生威慑效应,向国外的巨头表明我们已经有了自主的内存产品。”朱晶向记者说道。

  A股公司这样布局

  作为集成电路国家队核心力量的大基金,自然少不了在资本市场的布局。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大基金投资的A股公司包括士兰微、景嘉微、北方华创、长电科技、华天科技,港股则有中芯国际。大基金总裁丁文武曾表示,目前的承诺投资中,芯片制造业资金为65%,设计业、封测业以及装备材料业分别为17%、10%、8%。

  证券时报记者注意到,兆易创新是目前A股为数不多的存储器供应商。不过,与以DRAM为代表的内存不同,兆易创新的产品主要是NOR存储器。值得一提的是,合肥长鑫是兆易创新与合肥市的合作项目。

  去年10月,兆易创新还与合肥市产业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合肥产投)签署了《关于存储器研发项目之合作协议》,约定双方将合作开展工艺制程19nm存储器的12英寸晶圆存储器(含DRAM等)研发项目。

  据了解,这一项目的预算达到180亿元,所需投资由兆易创新与合肥产投根据1∶4的比例负责筹集,目标是在2018年12月31日前研发成功,即实现产品良率(测试电性良好的晶片占整个晶圆的比例)不低于10%。

  证券时报记者在对兆易创新进行采访时,公司人士表示,关于今年内存价格变化趋势判断以及市场格局方面的问题暂时不便答复。与合肥产投签约的180亿元投资项目,投资者也都很关注,但是有关该项目的后续进展公司希望通过重大事项公告的方式再予以披露。

  不过,该人士向记者透露,公司与合肥产投的合作和合肥长鑫虽然都在同一个地方,但两个项目之间是相对独立的。“我们与合肥产投签了合作协议,但具体会落地到哪个项目来实施,目前还没有对外公告。”这也就意味着,上述合作仅为框架协议,最终会由哪个项目来承担还不确定。

  紫光国芯是A股一家曾经非常接近核心内存的上市公司。不过,随着去年7月公司公告停止收购长江存储股权后,该事件的走向戛然而止。

  此事曾引起业界广泛关注,紫光国芯后来表示,由于长江存储的存储器芯片工厂项目投资规模较大,尚处于建设初期,对其未来盈利情况做出准确预计难度很大,且其短期内无法产生销售收入,其他收益尚存在不确定性,因此收购长江存储股权的条件尚不够成熟。

  “在A股市场,细分到存储领域的公司确实不多,我们也是在上交所上市的第一家存储芯片类的上市公司。”上述兆易创新人士对证券时报记者说。

  正如其所言,A股市场专门做存储器的公司并不多,相关的公司有的专门为存储器进行封装测试,有的专门提供封装检测设备的,例如北方华创。

  “以三星为例,它有自己的供应链,国内提供封装检测设备的企业有可能进入其供应体系,但是提供封装检测服务的企业未必能进入。”朱晶告诉记者,即使一些设备进入了三星供应链,这些设备也大多是三星自己不愿意做的,同时,三星也已在韩国本土培植了一些高端设备企业。

  虽然A股市场核心内存企业不多,但国内半导体行业在经历了长期徘徊之后,历史性的拐点似乎也正将来临。中泰证券电子行业分析师郑震湘认为,在产业基金大力投入下,半导体板块有望出现一批跨越式成长的公司,一如6年前的苹果产业链,半导体行业也将迎来板块成长性投资机会的黄金时期。

  在郑震湘看来,半导体行业在龙头企业的引领下进入了成长性的机会,受益于四方面变化:一是摩尔定律放缓、中国行业追赶遇历史良机;二是新应用需求带来的不仅仅是制程高的要求,市场、运营能力也是重要竞争力,这是国内企业的强项;三是科技创新战略提升、政策扶持力度加强,人才、资金、政策、技术持续流入;四是行业的科技红利转换效率拐点于2016年显现,产值转换加快。

  朱晶向记者表示,2018年,国内系统厂商开始大量进入IC设计领域,碎片化市场应用带来定制化芯片需求。同时,手机主芯片的创新围绕在AI和5G领域,也会成为中国厂商的重大机遇。“大基金二期也将如约而至,进一步助推国内半导体企业加速资本化。”

0条评论

您不能发表评论,可能是以下原因

登录后才能评论

IPO新闻

更多

新股要闻

更多

再融资动态

更多

并购新闻

更多

财经人物

更多

财经杂谈

更多

金融服务机构推荐

更多
    暂无推荐机构信息

上市公司推荐

更多
  • 鱼跃医疗

    所属行业:专用设备制造业

    所属地区:江苏

    主营业务:医用辅助设备、医用耗材、诊断治疗设备

  • 海油工程

    所属行业:开采辅助活动

    所属地区:天津

    主营业务:海洋石油工程服务

  • 苏大维格

    所属行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

    所属地区:江苏

    主营业务:半导体照明、高分子聚合物、专业咨询服务、专用设备与零部件

媒体报道:

客服热线(工作时间:8:00-22:00)

400-010-9689

客服邮箱:service@niuniu.com